鄭州大學第五附屬醫院

護理園地
天使風采
首頁>護理園地>天使風采
護士長獻血救患者 醫患本是一家人
發布時間:2017/2/23文字調整

         2月16日,鄭州大學五附院全科醫學科18床惡性貧血患者肖大爺,告危急值,血紅蛋白50g/L(正常男性120-160g/L),血小板計數34*10^9/L(正常值100-300*10^9/L)需要緊急輸血。但由于鄭州市用血非常緊張,2月14日鄭州市中心血站全體工作人員參加了主動獻血,但還是不能滿足需求。

 

        我國法律規定:“爲保障公民臨床急救用血的需要,國家提倡並指導擇期手術的患者自身儲血,動員家庭、親友、所在單位以及社會互助獻血”。因此需要患者子女、親友主動獻血才能解決患者用血問題。聞此消息後患者女兒立即沖到中心血站獻血卻被查出貧血不符合獻血要求。此時她心急如焚,最後想盡孝卻又無助,四處奔波找人哪怕花多少錢都在所不惜,但最後卻始終無果,爲救治父親幾近絕望。

 

 病情危重的18床肖大爺

 

        全科醫學科護士長羅曉華同志聽聞情況後,爲了讓重症患者能馬上輸上血液,挽救其生命,護士長二話不說主動跑到中心血站“獻血”! 已年過49歲的她,1米65的身高,體重不到55公斤,而且主動要求一獻就是400ml。

 

         但剛到血站時工作人員給羅曉華測量血壓居然高達160/100mmHg,這可能是連日以來疲勞工作的結果。羅曉華護士長告訴血站工作人員自己已經獻血共達2000ml身體是絕對沒問題的,但還是被果斷的拒絕。在血站休息一個多小時,連續測量血壓無數次最後勉強達標,也耽誤了血站工作人員下班一個小時,血站工作人員被護士長锲而不舍的精神所感動,將已經關閉了的采血設備再次打開……

 

         這時患者女兒一再拒絕不讓護士長獻400ml血,說“您就獻200ml吧,我看到您天天在病房工作非常繁忙及勞累,每天上午7點都到病房,晚上8點還沒見您下班,平常感謝您還來不及,讓您獻那麽多血實在是內心過意不去,更主要的是怕您身體受不了”。

 

         羅曉華護士長說:“沒關系,我看著患者病情越來越嚴重,心裏很是著急,只要我的血能挽救我的患者、您的父親的生命,那是我們醫護人員最大的願望,獻多少血都是值得的!當我看著自己的血流出來那一瞬間,我感受到我和患者是血脈相連的。” “我們也有老的一天、我們也會有需要別人幫助的時候,如果我有病了需要緊急輸血,可能也會需要廣大愛心人士的幫助,我也希望我的行動能夠感動到全社會,改變對我們醫護人員不良看法及行爲,摘掉有色眼鏡看看真實的醫務工作者,我們所有醫護人員的願望就是傾其所能治愈患者、挽救生命”。此時的患者家屬淚流滿面,哽咽的說不出來話。

 

 

         羅曉華護士長爲患者獻血獻血完的第二天羅曉華護士長沒有休息,仍然在臨床第一線。身先士卒的搶救了一個又一個危重患者,一直工作到晚上22:00,並在微信圈發布微信,動員醫院醫護人員積極參加獻血行動救治患者......

 

 

 

        許多鄭州大學五附院的醫護人員得到消息後也積極聯系,詢問如何參加獻血,爲了老人的生命,挽起袖子自發的進行愛心接力。

 

骨關節康複科二病區主任徐輝看到微信後立即聯系羅曉華護士長,並自己開車到血站爲患者獻血

 

素不相識的愛心人士90後帥小夥也趕到血站爲患者獻血,真的是滿滿滴正能量

 

         除此之外,心血管內科三病區護士長孫瑩、醫保辦副科長謝燕、全科醫學科護士王璐均加入到獻血的隊伍中(盡管也有兩人不符合獻血要求,但她們的行動是有目共睹的)。

 

 

         醫護人員不是神!目前還有許多疾病沒有攻克、有許多意外無法預料,但我們的共同願望都是救治患者、挽救生命。醫患本是一家人!希望社會能多給醫護人員一些理解及關愛,謝謝!

 

 

         羅曉華,全科醫學科(老年康複科)護士長,主任護師,河南省護理學會老年病學分會常務委員。先後在SCI、核心期刊上發表了二十余篇質量較高的論文,成爲鄭州大學五附院近20年第一個在SCI及中華系列雜志發表論文的護理人員。

 

        自1988年參加工作以來,羅曉華一直奮戰在臨床的第一線。技術出衆,多次獲得全院護理知識競賽、技術操作比武第一名;1997年,她就任心內一科護士長,成爲當時醫院最年輕的護士長;自擔任護士長以來,她所管理的科室在全院護理質量綜合考評中屢獲殊榮,曾經連續四年獲得一等獎……

 

 

          無數個夜晚她徹夜加班留在科室看護著危重患者,直到患者轉危爲安,只因患者家屬一句話:“您在,我們才會放心”。無數次患者家屬因她的無私奉獻而感動,爲表心意送她金錢或物品時,她都婉言謝絕。患者及家屬比喻她:“不是親人勝似親人,比親人還親!”

 

          而她經常說的一句話是“選擇了醫學,也就選擇了奉獻。”